简体
繁體
English

自从2001年,戴冕恩牧师踏上亚洲之旅,首站即来到台湾,传递和好合一的信息,并呼吁大家起来寻求 神对台湾的心意,活出她的命定;从北到南开始有一批人做出了回应;以周神助牧师为首的ㄧ群牧者,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的招聚当地教会举行特会,所到之处无不带下深深的认罪、悔改、饶恕、医治。之后,这个彼此和好,合一链接,共同寻求 神心意的的旅程继续推进香港、中国大陆各地,我也尽可能地参与其中。然而,过程中也因多次遇到试炼,使我几乎走不下去,也就在此时, 神使我经历了一件非常的事,影响了我日后参与回家的旅程,直到如今。

 

大约2008年左右,在香港举行了一次家人同行的聚集,当时参加者不若现在这么多,大概就是一、二百人左右,聚会结束,约有卄、卅位家人代表留下来继续有些交通,我也忝列其中,静静坐着,聆听大家见证分享 神在各地家人中的带领。忽然间,一个细微却清楚的声音进入我耳中,「孩子!抬起头来,看看你周围的人,他们都是你的亲兄弟。」我不自觉地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人,才发现过去不曾注意到的事,即当中存在的差异:有来自两岸四地的华人,也有来自埃及、加拿大、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其中还包括了印度裔)的弟兄;接下来这声音又对我说:「他们都是我的宝血所重生的,是你的亲兄弟,你若不能意识到这点,在回家的旅程中将走不远。」 当下,我的心十分震惊,主!是祢在对我说话吗?

 

几分钟后,我离开座位上洗手间,忍不住对站在我旁边来自大陆的年轻教会领袖说:「李弟兄, 我们是亲兄弟!」他被我吓了一跳,赶紧回说:「你是大哥,我是小弟。」的确,我的年龄是大他好几岁,但我想他大概不明白我要表达的是什么;走回会场途中,我搂着他的肩膀,禁不住又对他说了两次「我们是亲兄弟!」,他仍然谦虚的回答:「你是大哥,我是小弟!」,这下换我疑惑了,我们不是兄弟是什么?我们不都是这样称呼的吗?我到底在说什么?

 

回到座位上,我求主给我一个印証,让我确实知道这是主对我深刻的提醒,并且该让大家知道,而不是我一时的感触或冲动;因此,若是出于主,就让有人叫我上去和大家分享,否则就罢了,至於我自己,抱定了主意是不会主动讲这事的。不料,才动了这念头,站在前面的戴冕恩牧师居然定睛看着我,说:「Michael!圣灵是不是有感动你要告诉我们一些事,若有,好不好就请你上来告诉大家。」当时,我的心脏真要跳出来了,主啊!真是祢!接下来,我是非常喜乐地将上述的领受分享出来。从那时刻起,我才深深体会到要称呼对方「弟兄」或「姊妹」是多么严肃的事,他们在 父神的眼中何等宝贵,是与我在耶稣基督里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诚实的说,过去的岁月,我的心并未与 神对齐,常常会无意识、习惯性的称呼周围的人为「弟兄」,但心中却常带着各种的想法、偏见和论断,以至每次面对家人聚集,多少都会有些想离开或逃避的挣扎。感谢 神!对祂儿女的不遗不弃,因祂的光照和激励,ㄧ次又一次的使我亲眼看见来自不同种族、国家、地区、阶层、世代、行业、语言、文化和各式各样背景的人,如何在圣灵大能的运行下同心敬拜赞美,谦卑聆听寻求,彼此认罪悔改,真心接纳饶恕,跨越重重障碍,消弭累代冤仇,将儿女的心挽回,与阿爸父的心对齐。

这真的是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却也是不断放下自己,将主权交给圣灵引导的十架之路,有劬劳生产的痛苦泪水,也有产后释放的欢笑拥抱。「亲兄弟」,不是套交情,「回家」,不是事工,更不是口号,实实在在是所有 神的儿女必须重视的关系和必要踏上的生命之旅,是我们每一天每ㄧ时每一刻都在进行的事,小至个人、家庭,大至不同的种族、国家,我们至终都会在这旅程中,靠著天父大爱的吸引,基督恩典的保守和圣灵大能的运行,合为一个身体 — 圣洁的新妇,迎接主的再来。

您在主里的亲兄弟   李家忠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