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English

自從2001年,戴冕恩牧師踏上亞洲之旅,首站即來到台灣,傳遞和好合一的信息,並呼籲大家起來尋求 神對台灣的心意,活出她的命定;從北到南開始有一批人做出了回應;以周神助牧師為首的ㄧ群牧者,一個城市接一個城市的招聚當地教會舉行特會,所到之處無不帶下深深的認罪、悔改、饒恕、醫治。之後,這個彼此和好,合一連結,共同尋求 神心意的的旅程繼續推進香港、中國大陸各地,我也盡可能地參與其中。然而,過程中也因多次遇到試煉,使我幾乎走不下去,也就在此時, 神使我經歷了一件非常的事,影響了我日後參與回家的旅程,直到如今。

大約2008年左右,在香港舉行了一次家人同行的聚集,當時參加者不若現在這麽多,大概就是一、二百人左右,聚會結束,約有卄、卅位家人代表留下來繼續有些交通,我也忝列其中,靜靜坐著,聆聽大家見證分享 神在各地家人中的帶領。忽然間,一個細微卻清楚的聲音進入我耳中,「孩子!抬起頭來,看看你周圍的人,他們都是你的親兄弟。」我不自覺地環視了一下在場的人,才發現過去不曾注意到的事,即當中存在的差異:有來自兩岸四地的華人,也有來自埃及、加拿大、美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其中還包括了印度裔)的弟兄;接下來這聲音又對我說:「他們都是我的寶血所重生的,是你的親兄弟,你若不能意識到這點,在回家的旅程中將走不遠。」 當下,我的心十分震驚,主!是祢在對我說話嗎?

幾分鐘後,我離開座位上洗手間,忍不住對站在我旁邊來自大陸的年輕教會領袖說:「李弟兄, 我們是親兄弟!」他被我嚇了一跳,趕緊回說:「你是大哥,我是小弟。」的確,我的年齡是大他好幾歲,但我想他大概不明白我要表達的是什麼;走回會場途中,我摟著他的肩膀,禁不住又對他說了兩次「我們是親兄弟!」,他仍然謙虛的回答:「你是大哥,我是小弟!」,這下換我疑惑了,我們不是兄弟是什麼?我們不都是這樣稱呼的嗎?我到底在說什麼?

回到座位上,我求主給我一個印証,讓我確實知道這是主對我深刻的提醒,並且該讓大家知道,而不是我一時的感觸或衝動;因此,若是出於主,就讓有人叫我上去和大家分享,否則就罷了,至於我自己,抱定了主意是不會主動講這事的。不料,才動了這念頭,站在前面的戴冕恩牧師居然定睛看著我,說:「Michael!聖靈是不是有感動你要告訴我們一些事,若有,好不好就請你上來告訴大家。」當時,我的心臟真要跳出來了,主啊!真是祢!接下來,我是非常喜樂地將上述的領受分享出來。從那時刻起,我才深深體會到要稱呼對方「弟兄」或「姊妹」是多麼嚴肅的事,他們在 父神的眼中何等寶貴,是與我在耶穌基督裡有血緣關係的家人。

誠實的說,過去的歲月,我的心並未與 神對齊,常常會無意識、習慣性的稱呼周圍的人為「弟兄」,但心中卻常帶著各種的想法、偏見和論斷,以至每次面對家人聚集,多少都會有些想離開或逃避的掙扎。感謝 神!對祂兒女的不遺不棄,因祂的光照和激勵,ㄧ次又一次的使我親眼看見來自不同種族、國家、地區、階層、世代、行業、語言、文化和各式各樣背景的人,如何在聖靈大能的運行下同心敬拜讚美,謙卑聆聽尋求,彼此認罪悔改,真心接納饒恕,跨越重重障礙,消弭累代冤仇,將兒女的心挽回,與阿爸父的心對齊。

這真的是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卻也是不斷放下自己,將主權交給聖靈引導的十架之路,有劬勞生產的痛苦淚水,也有產後釋放的歡笑擁抱。「親兄弟」,不是套交情,「回家」,不是事工,更不是口號,實實在在是所有 神的兒女必須重視的關係和必要踏上的生命之旅,是我們每一天每ㄧ時每一刻都在進行的事,小至個人、家庭,大至不同的種族、國家,我們至終都會在這旅程中,靠著天父大愛的吸引,基督恩典的保守和聖靈大能的運行,合為一個身體 — 聖潔的新婦,迎接主的再來。

您在主裡的親兄弟    李家忠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