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English

為什麼有人會在敬拜讚美時跳舞?而舞蹈又在哪個層面中豐富了我們敬拜的表達?

舞蹈能怎樣幫助我們改變四周的氣氛,而且領我們更貼近神?

起初,神創造我們是被神的靈的引導和帶領。但當先祖的墜落後,我們便開始靠著分辨善惡樹而活,而非選擇靠神所賜的生命樹而活。人的頭腦掌管了人類。

墮落之前,我們的先祖與神的靈是活在完美和諧之中。他們在伊甸園行走,與神心連心地相交。他們的頭腦思維是完全服在聖靈之下的。

因著墮落,頭腦思維超越了靈,從此禁錮著人類,使他們尋找不到那份失落了的親密關係。換句話說,人變得自主、自我中心、也開始自覺到自身的各種問題和限制。

但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釋放了我們,也賜給我們責任去得回那些本屬於我們的產業。

我們參加六月『家人同行』這樣的聚集時,會將日常生活中不同的光景和難題一同帶來。當我們裡面充滿著這些意念和感覺時,有時就難以進入敬拜和讚美的靈當中。而舞蹈,幫助我們轉離自己及魂和體所帶來的種種限制,繼而可以被神的同在所捕捉。

舞蹈又可幫助我們盡全力、全人和全心去表達對神的愛,並使我們轉離頭腦,進入靈的層面,培養一個靈敏的耳來聆聽神的聲音。

這就是我們在靈裡可以感受得到的一個空間。我們推開那些用理性建立的保護牆,用一顆簡單的心輕鬆進入。我們在神面前會變得柔軟和敏銳,更容易在祂手中被塑造。

舞蹈將我們從一切的堅持和限制中釋放出來,對神的尋求上,進入一種新的深度。

簡而言之,舞蹈使我們更邁向靈裡的自由。它幫助我們的眼光離開自己、轉向神。舞蹈也使我們建立一個『家』的氣氛,拆毀隔斷的牆,引領我們進入約翰福音17章所說的合一裡!

舞蹈在我們裏面製造更多的空間,推走那些魂和體加在我們身上的侷限。神的靈需要空間去運行。而當我們跳舞時,就是給祂預備這樣的一個空間。

藉此,我們讓聖靈掌管,使我們更容易地降服在神愛的膀臂之中,在祂甜蜜的同在裏被祂的聲音所震撼!

當台上的舞蹈者正透過舞動來敬拜時,我們如何與一群會眾一同進入更深的敬拜呢?

要解釋我們個人如何能在舞蹈團用各種動作來表達時進入敬拜,或許我們可以拿這個與歌唱比較。

當台上的歌者用一首詞句豐富的歌曲來敬拜時,我們可以有不同的反應。例如:透過聆聽歌者的歌聲或簡單跟著他們唱,我們可以專注在每一個字眼上。

但如果我們渴望進入更深的敬拜裏,我們可讓聖靈藉著詩歌來抓住我們。祂能使藉著一句特別的詞句,帶領我們進入更深的靈裡,在那裡與祂心連心,渾然忘我。

聖靈也可以用音樂來捕捉我們,直接對我們的心說話。我們可以更清晰聽見祂的聲音,與祂進入更深的親密裡。

不論祂用什麼方法,我們要做的就是單單跟隨祂的帶領。

雖然祂用不同的方法來預備我們,但祂總是帶領我們到一處,在那裡我們的心回轉,以致祂能集體地對我們說話,如同對一個家、一個身體那般說話。

照樣,我們可以在舞蹈中找到雷同的表達方式。不過,有時閉起眼晴來被聖靈得著,比關起耳朵來得容易…

當舞蹈團用動作來表達他們的敬拜時,我們很可能只集中注意眼所能見的,停留觀賞台上的事情,而停留在頭腦的層面上。感覺賞心悅目,卻錯過了我們要更深敬拜的終極目標!

跟歌唱一樣,其實我們都可以透過舞蹈中的一切,讓聖靈來觸摸我們,使我們進入更深的敬拜當中。

聖靈或許會將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個或一組特別的動作上,使我們進入到靈裡。我們或閉上雙眼,或注目天堂,感受神甜蜜的同在,被祂引領進到心的深處。當我們再打開雙眼時,我們就會發現自己經已被那超自然的喜樂和神對身邊弟兄姐妹的愛所充滿!

從現在起,讓我們不再用肉眼看,不再單用魂的眼睛,而是藉著靈的眼見被神得著。

不是樂手,也不是舞者在帶領我們,而是聖靈來作主導,使我們與樂手、歌者和舞者一起進入一個真正敬拜的團契裡!